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秦磊:烦恼是自己给的

我的 Blog博客

未分类

“我国手机网速全球倒数第二”系误读

近日,一条翻译自国际权威组织GSMA(全球移动通信协会)英文报告、内容为“我国手机网速全球倒数第二”的消息频频被网络转载。

该消息称,据GSMA调查报告显示,截至2010年底,全球手机宽带连接速度最慢的两个国家分别是印度和中国(不含港澳台地区)。我国平均连接速度只有50Kbps(相当于6.25KB/s),位列全球倒数第二。韩国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等亚太地区和国家,手机网速均较快,日本和韩国平均速度已达每秒1400Kbps,是我国手机上网速度的28倍。

此消息一出,旋即引发舆论哗然。因为在人们的普遍印象中,近些年国内手机信号相当不错,“原来高覆盖率的背后,竟然是如此‘龟速’!” 相当数量的网友发出了类似的声音,顿有一种被骗的感觉!不少社会媒体也据此对运营商展开“口诛笔伐”。

不过,也有业内人士和部分专家指出,该报告引用的是2010年的旧数据,彼时,我国3G发牌才一年有余,绝大多数都是2G用户,手机上网自然快不了,“倒数第二”不必放在心上。

然而,这仅仅是一份过了时的报告吗?

为了一探究竟,《人民邮电报》记者专门查阅了GSMA英文报告原文。记者发现,该报告主要是针对亚太地区移动通信发展的回顾,在移动宽带速率(即手机网速)上选取了7个国家和区域进行对比,分别是中国、日本、印度、韩国、澳大利亚/新西兰、西方、亚太其他国家。在这7个对比项中,亚太其他国家、中国和印度位列最后三位。

看到这里,想必大家都看明白了。由于这不是一个针对包括非洲、美洲在内的全面调查,且对西方、亚太地区的国家都采取了合并处理,故称中国手机网速排名全球倒数第二的说法,完全系误读!

事实上,虽然3G发牌才三年,但是在市场竞争的推动下,3G发展已经小有成绩。

截止到2011年底,我国3G用户达到1.28亿,渗透率达到13%。业内专家表示,根据以往经验,当一项新技术的渗透率超过10%时,即将迎来爆发性增长。刚刚出炉的数据则显示,1月份我国3G用户增长了819万,据此估算,到今年年底,我国3G渗透率将超过全球平均水平。

在手机上网方面,运营商纷纷不断铺开、夯实3G网络覆盖,加快3G技术向高阶演进,同时用在移动数据量大的区域建设Wifi热点分流3G网络流量。虽然没有一个明确的数据,但是3G手机网速的提升是实实在在可以体会到的。

尽管如此,在发达国家纷纷拥抱4G,并将移动互联网当作经济新引擎之时,我们仍然要正视我国移动通信基础设施相对落后,产业发展缺乏足够政策支持导致屡屡在各种利益前碰壁、4G商用没有明确时间表导致国产4G标准又要输在起跑线上等种种悲催现实。

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“全球倒数第二”更像是一记警钟,来得恰逢其时。

星期五, 02月 24th, 2012 未分类 没有评论

“按秒计费”不是降资费的解药

最近,有关电信资费收取方式的争议闹得沸沸扬扬,大多数网友力挺“执法者”哈尔滨工商局,认为打电话“按分钟计费”属于多收费,应该改为更加精确的按秒收费,为消费者的荷包“减负”,而电信从业人士则多感委屈。

笔者认为,网友们不必兴奋、电信人也坦然点儿,原因在于当前电信市场环境下,纠缠这个问题的意义其实不大,缩小计费单位与降低用户资费之间并没有因果关系。“分秒必争”的精神值得肯定,不过对于消费者来说,更重要的是如何促进降资费,而非采用什么计费方式。

以移动电话为例,国家规定的本地通话标准资费是0.6元/分钟。《法制日报》专访哈尔滨工商局有关人士的稿件称,“按现行的电话计费标准,消费者多支出的话费可达正常话费的一倍。交费总额的近20%至50%都是由于计费标准产生的。”也就是说,如果计费单位从“分钟”改为“秒”,可以为消费者节约大约20%至50%的资费,折后价是0.3元至0.48元/分钟(为了方便和统一起见,本文仍以分钟为计量单位)。

然而实际上,运营商早已弱化了“打1分钟电话,收1分钟钱”的标准资费概念,取而代之的是平均资费更加低廉的包月套餐制。据有关资料显示,全国每分钟综合单价仅为0.1元/分钟,远远低于0.3元/分钟。

而根据工信部发布的数据,2011年整个电信业务综合资费再度同比下降4.8%。《南方日报》记者做了一个统计,这已经是通信业资费自2005年以来连续第7年下降,整个“十一五”期间,我国电信资费总共下降了41.93%。

为什么同样是按照分钟收费,资费单价却下降了这么多?为什么按秒计费的“更精确”价格,却不敌实际资费水平?为什么运营商放着单价更高的标准资费不用,却力推包月制、套餐制,想法设法降资费呢?

不是运营商脑子进水了,而是“市场”在起主导作用。

电信业改革过程不再赘述,国内电信市场目前主要有电信、移动、联通三家运营商。大家应该直观感受到,三家企业的竞争还是比较激烈的,并不是穿连裆裤忽悠消费者,应该说每到开春返工和校园迎新季,打打砸砸、剪光缆的事情也屡见不鲜。

当然这是不好的方面,好的方面是消费者可以“用脚投票”、自主选择、自由流动,移动价格高、我就用联通去了,联通信号不好、那好我去移动,最终让“物美价廉”的产品和企业胜出,这就叫做市场的力量。只要在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当中,价格主导权就应该而且一定会交到市场手中。

由于市场主导性,改变电信计费对于降价的影响当然也就微乎其微了。即便改成按秒收费了,运营商也完全有足够价格空间设计出新的资费套餐,“秒杀”新的计费单元。

事实上,没有一个标准是完美的,只要它足够便捷、合理就行,能够长期存在的东西,并不一定完全正确,但至少有它的合理性。哈尔滨工商局提出的资费改革思路确实令人一惊,也值得深深玩味,但是没有这样的提醒,这么多年来我们还真没意识到按分钟收费“侵害”了我们的利益,说明它还是可行的。与此类似的情况社会上并不鲜见,比如打车按公里收费、上网吧按小时收费,这些都已经在我们生活中存在很久了,也为世界各国普遍采用,是不是都要一改到底呢?恐怕是可改可不改,没有绝对的必要。

况且,由于上述行业的涉及面都极为广泛,由计费单元改变所带来的巨额的技术改造费用,不仅是一种没有太大价值的社会资源浪费,最终也会转嫁到我们每个人头上。

后记

尽管纠缠于电信计费按分钟、按秒收费意义不大,但是这次事件还是带给我们很多思考,甚至值得全社会来认真讨论。

改革开放初期,市场经济姓“社”姓“资”在社会上引发滔天争议,然而在邓小平的力排众议以及“实践”的检验之下,市场经济已经被证明能够有效解放和发展生产力,“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”成为中国的共识。既然是在市场经济环境下,那么就应当坚持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基础性作用,价格这项要素自然也应该由市场这只“无形的手”来“柔和地”调节,由供求关系和市场竞争来决定。

相比之下,不合时宜的行政之手不仅无力,而且出手过多甚至会贻害无穷。

令人遗憾的是,近几年来,部分领域行政干预的力度之大,有赶超市场的趋势。于是我们看到,“限”字当选为年度汉字,各种“限令”频繁出台,其中最为突出的是限制购房及房价。实际上从2008年下半年至2009年上半年,房价已经快速下探,是人为“托市”造成房价复而“蹿升”。现在所做的,是用另一个行政命令去挽救上一个错误的行政命令。

那么,我们需不需要像哈尔滨工商局这样的较真精神呢?我觉得还是需要的,只不过这种较真可能应该更多地用在规范市场秩序、促进良性竞争上。

(Hi,加@秦磊 微博吧,一起聊聊!)

星期五, 02月 17th, 2012 未分类 1条评论

运营商面向互联网该如何“转基因”?

139说客(现更名为“移动微博”)比新浪微博成立还早几个月,如今两者的境遇可谓千差万别,前者基本上只剩中移动内部人士在自娱自乐,而后者则呼风唤雨成为亿万网友的“时间杀手”。

谈到这个现象,一位移动朋友分析说:“曹国伟、马化腾可以拍500万在桌子上跟项目经理说,‘把微博做到第一,这些钱就是你们的’,但是王建宙没办法这么做,员工拿的都是死工资,多干多错、不干最好,自然做不好需要灵活、主动创新的互联网。”

我觉得,这哥们说的还是表面现象,即机制体制造成的资源配置不足,深层次原因应该是“文化”,也就是“基因”,它决定了一个企业的思考和行为方式,决定其适合做什么、不适合做什么。

运营商搞电信业务是一把好手,但是却玩不转互联网,这一点他们自己也心知肚明。中移动董事长王建宙早在四五年前就号称要招揽“互联网疯子”,目的就是植入互联网基因。

于是乎,2008年5月,真正的互联网人罗川来了,执掌中国移动控股卓望旗下的139互联网公司,核心业务正是他最擅长的SNS领域——前面说的139说客。事实证明,引进互联网精英改变不了中移动的互联网基因,一滴水、一碗水甚至是一缸水根本没法改变电信业“大江湖”的成色。三年后的2011年7月,罗川选择了独自离开、投身创业。

此外,运营商也尝试了别做互联网的办法,最典型的就是在省公司建立新业务基地,较为知名的有中国移动四川音乐基地、广东互联网基地、浙江阅读基地,中国电信上海视频基地、爱音乐基地,中国联通上海沃商店基地等。

应该讲,省公司做新兴业务,相比集团层面更有冲动,毕竟有识之士需要“政绩”向上走,某些方面也更具优势,如地方政府政策、土地支持以及省公司层面流程相对灵活。

正因如此,少数基地如移动音乐基地也确实成长为“现金牛”,但是应当看到,这些新业务都是以标准内容型的,容易依托运营商庞大的用户规模来复制、发展,最重要的是,都是靠KPI指标层层下压完成的,完不成,就用订购送话费的方式来解决。

更为重要的是,本着“特事特办”的原则,这些原本只是省公司部门层级的基地,对产业链拥有一言九鼎的话语权,大权在手加之监管较松、制度不严、制衡力差,极易滋生腐败。

那么,运营商该如何弥补互联网基因缺陷呢?

北邮教授、电信专家舒华英开出的药方是,在保证集团公司“红旗不倒”的情况下,运营商要更加灵活地进行企业运作,各产品基地应当子公司化,真正独立运营,大胆开展融资。集团在子公司中并不需要100%控股,51%的绝对控股乃至50%以下的绝对控股都可以,目的就是引入不同资本、融合多元文化、去除电信烙印。

一位现已投身互联网大潮的前电信业人士则认为,运营商应当尽快建立自己的风险投资基金,面向风起云涌的互联网公司进行投资。搞互联网本质是为了赚钱,不应当为搞互联网而搞互联网,只要钱能够生钱,采用什么形式并不重要。

这让我想到了几年前一位朋友的话,中移动与其每年1000万签周杰伦做代言人,还不如花1/10的钱去中戏、北影签一批有潜力的新人,假以时日,这些人中必有成大器者。现在想来,还真是不无道理。

如果你想把握明天,不如投资今天。

星期一, 01月 9th, 2012 未分类 1条评论

无线音乐“现金牛”的坚守与困惑——中国移动数字音乐版权保护机制透析

版权是数字音乐商业模式的核心议题,互联网数字音著权侵权是个世界性问题,数字音乐市场上的法律纠纷也主要集中在版权上。在中国,这一问题甚至更加突出——未经授权的盗版数字音乐(含无线音乐)在网络(含移动互联网)上横行无阻,以盗链、翻录、试听等各种形式现身,不仅中小网站参与其中,而且大型互联网公司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这些网站利用免费的无质量保证的数字音乐吸引网友登录,提升网站点击量,从而开展招揽广告的经营活动。

从短期看,这种免费模式好像是便利了网友,但是从长远看,在CD、磁带等实体音乐产品销售乏力的情况下,如果数字音乐版权得不到足够的保护,那么音乐人的生计将难以为继,音乐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将沦为空谈,好的音乐作品更不可能诞生,最终侵害了广大歌迷的利益。悠悠粉丝网BY2论坛管理员亚婷就高声疾呼:“目前网上流传一些BY2(编者注:时下流行的一个少女组合)录播歌曲在线试听和下载,请大家自动无视这些盗版音乐,录播歌曲的音质也不好,请尊重BY2这一年的辛苦付出和努力,支持正版音乐,才是支持BY2公主的最好方式。”

作为国内最大的数字音乐平台,中国移动无线音乐基地被誉为数据业务的“现金牛”,更为重要的是,无线音乐基地不依靠盗版获益,其曲库中的150多万首歌曲全部为正版!那么,无线音乐基地究竟是如何做到坚持正版不动摇的?中国移动的企业规则对于行业标准建设有何启示?在盗版肆虐的当下,坚持正版无线音乐到底有多难?带着上述问题,《中国网友报》记者独家采访了中国移动无线音乐基地版权管理中心的负责人。

150万首歌曲全部是正版

无线音乐版权保护体系全公开

自2006年成立以来,中国移动无线音乐基地始终坚持维护正版音乐版权,提倡正版音乐消费,今年6月更在北京设立了版权管理中心,专门从事音乐内容的版权引入、审核、管理及运营等,使版权管理更加专业和规范化。

目前,无线音乐基地已经与包括索尼、华纳、全球、百代等500多家全球知名的唱片公司进行合作,引入正版歌曲150多万首,几乎涵盖所有已发行的华语歌曲,成为中国最大最权威的正版音乐版权库;首发新歌覆盖率98%,最高单曲首发销量超过1250万次,成为中国最大的正版音乐无线首发地;成功吸纳超过6000万无线音乐俱乐部高级会员,成为中国最大的音乐会员互动平台。中国移动无线音乐基地版权管理中心负责人告诉《中国网友报》记者:“确切地说,我们的每一首乐曲都是正版的,都拥有合法版权。”

经过多年的积累,中国移动无线音乐基地已经形成规范化的管理运营体系,具体作法可以归结为三个方面——

一是开创“一点接入,全网服务”模式,打造全新音乐产业价值链。每一首歌通过对应代码进行全国统一计费和版税结算,保证了计费透明和结算快捷,有效保护了合作伙伴的合法权益。

二是打造版权合作共赢平台,充分保障音乐创作者权利。今年以来,中国移动进一步拓宽音乐版权合作范围,在music.10086.cn推出“无线音乐内容合作专区”,提供音乐内容合作的在线申请服务,打造了一个更加开放、透明的合作平台,这种“低门槛、易操作”的合作模式使更多音乐爱好者足不出户就能完成音乐的创作、提交审核及发布,为中小型音乐工作室、独立音乐人提供了直接参与音乐产业链的机会,扭转了原创音乐人长期以来处于产业链边缘化的劣势地位。

三是提升正版音乐消费权益,培养用户使用正版音乐习惯。成立无线音乐发烧友俱乐部,开发明星歌友会、音乐消费折扣、会员礼品、商家联盟优惠等丰富的会员权益,增加购买正版音乐的附加服务,激发正版消费兴趣。致力于打造国内最权威、最有公信力的排行榜。音乐基地根据用户的真实下载量每周推出彩铃风向标、歌曲下载TOP10、海外风潮等20多种榜单,用户只用浏览榜单就可以成为最in的音乐潮人。

版权中心负责人对《中国网友报》记者说:“每季度,无线音乐基地能够提前于所有渠道,取得该季度新发专辑的独家首发授权,例如BY2组合的新专辑《90′闹Now》就是这样,通过独家首发,我们有意识地引导、培养用户使用正版音乐,并从中获得经营效益。”

11亿次下载量激活产业链

数字音乐版权保护“行规”有望出炉

截至去年年底,中国移动中央音乐平台计费音乐内容年下载量已超过11亿次,这大大激活了整个音乐产业链。前不久,由新闻出版总署召集,中国移动牵头着手制定数字音乐行业规范,体现了中国移动在行业内的标杆地位。

作为连接上游版权方、内容提供方及下游用户中间载体,中国移动是国内最先介入无线音乐产业链的企业。它以低耗能、高附加值和传播途径便捷等优势,改变了传统的音乐传播模式、分享模式和消费模式,逐渐构建起一个由通信运营商、内容提供商、手机终端厂商组成的无线音乐产业价值链,为无线音乐产业链的形成和快速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。“事实上,中国移动的正版授权已经落实到每首歌曲上,版权中心目前的工作重心之一,就是要做好每首歌的版权推广工作。”版权中心负责人告诉《中国网友报》记者。

坚持使用正版音乐内容,对中国移动向智能化管道转型也起到推动作用。尤其是版权中心的成立,使版权管理更加细化,优质版权得到优先推广,版权价值凸显多元化,并开拓了版权经营蓝海。

小气候难撼大环境

数字音乐健康发展需全社会努力

专家认为,无线音乐之所以能够成功,除了版权保护得力之外,和中国移动用户规模优势、彩铃等产品切入点以及市场营销推广较好也有很大关系。对于普通网友来说,正版并不是吸引他们的关键点,正版音乐要想长期做下去,不能光靠一家企业建立的小气候,整个大环境都要好起来才行。

无线音乐基地版权负责人对《中国网友报》记者坦言,工作中最大的困难不在于曲库平台或营销渠道模式的建立,而在于运营商作为版权的使用者,还要去审核版权,追溯、判定版权的真实合法性。如果国家设立版权真实合法性判定认证部门,不但会给正版使用者带来极大方便,而且还能避免一大批法律纠纷。

另外,盗版现象的大量存在,也给正版经营者造成致命伤害。“让正版在市场上和盗版竞争,正版当然拼不过盗版。国家监管公证部门的缺位及整个市场盗版化,是制约正版使用的两大瓶颈,希望尽快建立国家主导的版权审核判定机构,并在政策引导方面向正版使用者倾斜。”版权管理中心负责人如是说。

中国数字音乐产业孕育着巨大商机。今年6月,百代音乐版权全球总裁Roger Faxon第一次来到中国内地。他毫不掩饰对中国市场的期望:“中国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,发展非常迅速,未来中国毫无疑问将是音乐消费的大国。” 然而,在目前市场环境下,任何寻求突破的企业,都如同在丛林中艰苦摸索,“世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便也成了路。”数字音乐健康发展的良性环境,不是“等和靠”能得到的,它是先驱者用脚步踩出的路。

星期一, 12月 5th, 2011 未分类 没有评论

北邮教授与阿里公关微博口水战带来的启示

昨天,某网友发微博附带图片,称凤凰网资讯发布“阿里巴巴CEO-马云包机在印度境内坠毁伤亡不明”一文。同日晚些时候,凤凰网新闻官方微博即发布声明辟谣,称“经核查,凤凰网从未发布此消息,凤凰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”随后,该网友亦发布微博道歉,表示“在QQ群看到的图片,没有认真审核,发到了微博上,给@凤凰网新闻 造成的不便请谅解,在此真诚的说声:对不起,请原谅。通过跟凤凰网新闻的沟通,确认此图系PS的。”

本来,这则小范围传播的微博谣言应该到此打住,以不咸不淡的结局收尾。然而,今天中午12时32分北邮教授王立新(@北邮王立新微博)突然发出微博:“我进一步核实:关于马云飞机一事并不能证实!阿里巴巴公关部呢?”据笔者了解,王立新是北邮教授,虽然社会认知度不及同校的吕廷杰、阚凯力,但亦是业内知名的电信专家,是中移动、中电信等巨头的“智囊”,向来以言语犀利、观点新颖著称。

事情的转折出现在12时50分,@阿里巴巴杨磊 微博回复:“以求证之名传谣。。。。说实话,我为北邮的教育状况担忧。”认证信息显示,杨磊是“阿里巴巴集团CMO助理,阿里云公关总监”。另一位叫作@kevin在征途 的网友则回复说“还专家呢,专门造谣的专家,怎么不把你枪毙了呢?”12时54分事件再度升级,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陶然发出微博:“怎么还有如此的加V人士,昨天凤凰网辟谣了一天了,今天还就这样转发求证,太草率轻信还是什么呢?那我是不是也可以瞎编个消息也来求证求证?反正求证又不要付半点责任的。”虽然没有点名,但是明显是指向王立新,认为其“假求证,真炒作”。

由于被两位阿里管理人士指责为“阴谋论”,且涉及到任职学校,王立新开始微博反击,他先后回复杨磊:“身为公关总监你攻击北邮教育水平差是让北邮人喜欢阿里巴巴吗?”、“我是十分尊敬马云!但我下次见了马云一定会告诉他,他的公关总监水平很差!”针对陶然,王立新说:“你们以为凤凰网是新闻联播的影响力呀?我收到消息只是为马云担心和震惊!贵司应去报警抓出别有用心的人,追究法律责任!你拿我出气有什么用?我是今天上午收到这消息的,你们公关能力不够哦”

整个下午,陶然、杨磊一方与王立新及其粉丝一直在互喷口水,前者指责后者“以谣传谣、别有用心”,后者则称前者“公关能力不足,缺乏应有风度,给阿里抹了黑”。16时左右,双方语气趋向缓和,部分过激微博相继删除。数据显示,王立新微博粉丝为24514人,杨磊是8186人,陶然是62367人,三人都是微博认证用户。

应该说,此事本无事,最后却成了事,其中有不少耐人寻味的地方——

首先,微博尽管是个人互联网应用,但是兼具社交网络和公共传播的双重功能,不仅在“熟人圈”中传播,也会向“公众圈”扩散,博主应该谨言慎行,粉丝众多的意见领袖更应该充分考虑到当事者利益,避免造成不良影响;

其次,微博是主要基于文字,很多时候,140个汉字很难充分表达博主的初衷、心态以及倾向性,也无法深入介绍事件的起因和经过,由于每个人知识水平、自身修养甚至是心情不同都可以造成理解上的偏差,引发不必要的矛盾;

第三,当微博言论不实时,只要博主并非居心叵测,且没有给当事人造成太大伤害,当事者应首先与博主建立联系、说明情况,而不是直接在微博中激化矛盾,特别是企业公关人员应先“灭火”而不是“点火”;

最后,此类不实的“舆论危机”是危、机并存,只要当事者展示足够的诚意与风度,HOLD住自己的情绪,完全可以“化危为机”。

星期三, 11月 30th, 2011 未分类 没有评论

反垄断,从打破“一言堂”开始——从《人民日报》文章说开去

昨日,《人民日报》刊发了题为《为发改委反垄断叫好》的文章,以“发改委对山东两家药企开出了国内首张反垄断巨额罚单”为引子,力挺“反垄断”,并认为反垄断不能只打中小企业“苍蝇”不打中央企业“老虎”,矛头直指身陷舆论漩涡的电信、联通。该文还称,在市场经济条件下,反垄断将成常态,不仅要打破限制市场准入的“行政性垄断”,还要打破因场竞争产生的“市场性垄断”,后者更是重中之重。

另一端,由中国新闻社主办的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却唱起了“反调”,其主打文章《警惕!反垄断成为“谋利之器”》称,“即使‘反垄断’成功了,你的网费也不一定会降下来。反垄断现在正在沦为某些集团或私人谋利的工具。”意指这次“反垄断”是“三网融合”大背景下,有关部门派系之间的利益争夺站,根本目的是重新划分势力范围,进入觊觎已久的其他行业,而非最终惠及广大用户,是一场“非人民”的战争!

看来,这场发端于央视报道“发改委正对电信、联通在‘宽带接入’领域进行反垄断调查”、高潮于《人民邮电报》头版抨击央视“混淆视听、误导公众”的媒体PK战,仍在引发人们进行新的思考。而其意义,也已经远远超越“宽带反垄断”本身。

长期以来,我们习惯于只有一种“正确”声音,容不得质疑,其代表正是“权威”的新华社(国家通讯社)、人民日报(党报)、中央电视台(国家电视台)等。很多时候,这种“权威”并非因其公正、客观、专业、全面的报道,而是来自于主管主办单位的地位,来自“威权”。本次“反垄断”引发的前所未有的媒体大辩论中,不仅《人民邮电报》敢于挑战权威媒体,发出自己的声音,权威媒体内部亦发生裂变,从观点上可划分为两派,一派是央视、人民日报,另一派是新华社、中新社。

相比“一言堂”,“众声喧哗”能够让广大网民掌握更多信息,有利于辨明事件真相——

比如通过本次辩论,我们知道了发改委进行的是“SP接入领域”的反垄断调查,并非针对“公众宽带市场”;

我们知道了虽然我国宽带速率仅排在几十名,但是相比人均GDP还是要靠前一些,也知道了运营商正在打造“光网城市”,速率直指10M乃至100M;

我们知道了原来宽带市场仅仅有电信、联通,“三网融合”背景下广电也想分食这块“蛋糕”;

我们知道了“反垄断”是为了维护市场长远秩序的举措,是市场经济条件下正常的监管行为,被“反垄断”的不仅包括“不良”企业,也包括竞争力强的企业,最好的例子无异于当年的美国微软公司;

我们知道了有些行业具有自然垄断性,只要发展下去就一定会形成大的寡头,而不仅仅是依靠行政性垄断;

我们知道了在中国是“普遍性违法,选择性执法”,因此改革走在前面的行业往往因为企业之间不够“抱团”而优先被开刀,他们并不应被贴上耻辱的标签……

不过可能由于长期驯化,很多人难以适应这种新形势——只看标题、不明就里漫骂者众,理性思辨、分析问题者还有待增加;遇到不同于己方观点时,不容他人发表言论、说清原因,动不动就爆粗口;缺乏“就事论事”的精神,总是“翻出旧账”或者“以点盖面”地来考虑问题;文革余毒犹在,名誉上搞臭,则对方再说什么都没有道理;破坏性有余,建设性不足,对他人苛责有余,而对自己放任自流,等等。

网络将铁板一块的舆论监管砸开了一道口子,每个人都有了自己发声的渠道,憋屈了太久的国人还沉浸在宣泄情绪的层次中,相信随着媒体辩论的增加和国民素质的提升,这种情况会得到很大的改善,“民主、自由、理性”的声音将愈发充斥网络。

俄国大文豪伏尔泰说:“我不同意你的观点,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”。没错,你可以不同意我的观点,但是依旧允许你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。

“反垄断”,从打破言论垄断开始!这很好很好!

星期四, 11月 24th, 2011 未分类 没有评论

网传华为公司薪金体系,情何以堪啊!

0级高管 30 个平均年薪为6千万

6千万*30=18亿

1级高管(包括产品线总裁,机关一级部门总裁,地区部总裁,各个子公司的一把手等) 120人,平均年薪为1500万.

1500万*120=18.8亿

二级部门总监(包括大代表处的代表,机关大二级部门总监,机关小一级部门总裁等)共600人

平均年薪为350万

350万*600=21亿

三级部门主管(如PDT经理,小代表处代表,地区部功能部门主管等)共1500人,平均年薪为100万

100万*1500=15亿;

四级部门正副经理(小部门机关三级部门领导,研发的开发部经理,副经理等)共5000人,平均年薪是50万 50万*5000=25亿

基层员工(包括拿20万股票以下的老员工和没有股票的新员工,海外赚补助的普通员工等)共6万人,平均年薪16万.

16万*6万=96亿

星期四, 08月 11th, 2011 未分类 没有评论

要命和救命的信号

7月28日,动车追尾事故国务院调查组全体会议召开。临危授命、火线上任的上海铁路局局长安路生在发言时称,经初步调查显示,由于温州南站信号灯设备存在缺陷,应该显示红灯的时候显示绿灯,没有给后车提供应有的信号,相关调度人员也没有发出预警,引发追尾事故。

因为没有预警信号,高速行驶的D301次列车猛烈地撞上了前车D3115次,D301次司机潘一恒因为坚守岗位、紧急制动而被闸把穿胸、壮烈牺牲;因为没有预警信号,39条与你我无异的人命瞬间陨落,200余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以及精神伤害,他们的亲友为此撕心裂肺;因为没有预警信号,曾经“看起来很美”的高速铁路变得让人揪心,种种伤疤、缺陷以及更深层次的弊病暴露无遗。

同样是信号,有些则始终畅通无阻,救人于水火、暖人于心田。

很多人选择乘坐高铁的原因,一方面是因为其与航班总耗时相当,性价比较高;另一方面也是由于高铁沿线有比较完善的通信覆盖,旅客可以在旅途中打手机、上网、发微博,利用“碎片”时间联络、思考或娱乐。

追尾事故列车上,部分旅客就通过微博记录了当天的情况,为还原事故原貌以及抢险救灾提供了参考——7月23日晚8时05分,宋女士的微博记述:“动车到了永嘉站竟然停止不前了,列车员说因天气打雷,暂停一下,以保安全。我晕,还有一站就到温州了!姐归心似箭呢。”晚8时47分,网友“羊圈圈羊”通过微博求助:“求救!动车D301次现在脱轨在距离温州南站不远处!现在车厢里孩子的哭声一片!快点救我们。”

事故发生后,包括中国电信、中国移动、中国联通在内的通信运营商对现场网络进行了紧急临时扩容,确保每一个电话都能够及时打通。正是因为网络畅通,各级救援队伍才能够协同作战、抢险救援信息才得以及时发出,网友才可能在网络上掀起爱心大救援。同时,运营商还通过自身影响力较广的热线、微博等方式提供公益的寻亲求助和信息发布服务,保证亲情信号相连。

正是因为有了通信信号,我们才可能在网络上自由驰骋、获取信息、广泛讨论、建言献策。如今,动车追尾事故的后续工作仍在开展之中,人们对于事故原因、救援策略、善后赔偿以及深度罪责等问题仍在继续关注,你、我、他,每一位公民都有义务、有责任向他人传递尊重生命、理性思考、追求真相、参与社会发展的“信号”。

虽然,这样的信号来得让人痛心。

星期四, 08月 4th, 2011 未分类 没有评论

四大垄断行业的前世今生

最近,常常感到“语塞”,话到嘴边说不出来,或者语不成句、越想越挫折,根本原因不是不能说,而是说了也没用,或者说不到一个点儿上。不过,今天仍要来说一点儿话。

曾几何时,邮电、石油、电力、铁道同属垄断行业,其典型特征是政企不分,政府既开展行业监管,又从事商业经营,身兼“裁判员”和“运 动 员”两种角色。

人们当时想当然地认为,将全部生产资料通过全民所有、国家代为经营的方式,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资源配置优势,“握起拳头”自然比“展开五指”更有力。不过,人的“惰性”决定了,在没有监督和竞争的的情况下,谁也不会对自己苛求太多。于是,劳动生产率低导致群众满意度低的现象越来越突出,以至于新中国成立六十又二年,我国的主要矛盾还是“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和相对落后的社会生产力的矛盾”,垄断即使是“代表人民”的国有垄断也不能再继续下去了!

随着市场经济的蓬勃发展和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,各领域“一家独大”的情况开始有所瓦解,上述四家垄断行业的命运开始走上“殊途”。

邮电通讯业“手足相残”。

改革开放之初,邮电业堪称经济发展的“瓶颈”,邮电局长没少挨地方领导骂。然而,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特别是“政企分开”十多年来的“大跨越”,邮电通信业现已适度领先于国民经济发展。

邮电行业先后进行了三次大规模的电信重组,现存的三家通讯运营商中国移动、中国电信、中国联通,均建有覆盖全国的通讯网络,在各领域特别是移动通信领域展开激烈竞争,用户受惠多多——“洛阳纸贵”的通信消费情况一去不复返,通信资费不断下降,2010年手机通话平均费用仅为每分钱0.1元,相较之前的0.3元每分钟下降了60%多,漫游费、长途费得到大幅减免,是社会上为数不多没有涨价的商品,全行业甚至出现了“增量不增收”的情况。服务质量方面,无论是在营业厅还是10086热线,服务人员都堪称彬彬有礼乃至“忍气吞声”,虽然也存在着国人惯常的“拖、推”,但是总体上还是尽力解决的处理方式,用户还是颇能享受到一些“上帝”待遇的。

不过,随着竞争的加剧,各运营商之间也存在着不顾消费者权益“死掐”的行为,应该进一步加强管理。

石油石化业“明争暗合”。

目前,国内加油市场主要由中石油、中石化两家企业把持,加油站等营业网点遍及全国各大中小城市。服务能力没得说,基本很少出现油料短缺的情况。服务质量方面,可以这么说,除了价格贵之外没什么。按理来说,两家巨头企业应该是竞争关系,应尽可能地做到价格、产品、服务的全方位优势,然而实际情况却是“明争暗合”,在价格方面达成“默契”共同进退,国际油价上涨时迅速涨价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,国际油价下降时则声称当前使用的是高价“储备油”。

由于“价格同盟”的存在,用户虽然不满却也无可奈何,于是不少网友将国内油价上调,国内外即会发生重大灾难的“巧合”编成段子,以此暗讽石油、石化这对兄弟。

电力行业“划江而治”。

电力行业也进行了政企剥离,组建了大型国企——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,前者经营区域覆盖26 个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,后者则把持着广东省、广西省、云南省、贵州省和海南省五省的电力传输业务。电力行业“井水不犯喝水”的格局类似当年邮电通讯业在固网方面实行的“南电信、北网通”策略,基本上形不成有效竞争。

因此,尽管发电等产业链上游受到煤价等原材料上涨的影响举步维艰,然而控制着定价权且唯我独尊的电网企业却完全不受影响,且由于中国日益剧增的用电量赚得盆满钵满。

铁道部“自己管自己”。

上述三个传统的垄断行业虽然也存在着这样或者那样的不足,但是基本上能够满足市场需求,服务质量也正在逐步转好,改革的方向即市场化的方向也是清晰的,笔者相信,随着社会监督的提升,一些问题会得到治理。

如今,惟有铁道部还在改革方面原地踏步!

铁道部并没有组建全国性的网络公司,而是“自己管自己”,于是乎延续多年的“一票难求”现象至今未除、于是乎哪怕售票员列车员等一线服务人员也面孔冰冷……“刘志军时代”的铁道部相比过往甚至更加倒退,不仅没有承担国有企业应有的社会责任,满足人民群众基本出行需求,反而让低价出行的梦想成为痴想,让老少边穷地区的小站成为废墟,而且一味“好大喜功”地广建高速铁路网,以至于自身负债累累、铁路危机重重,铁道部刘志军下马,张曙光网传贪污高达28亿美元;千亿元建设的京沪高铁上马仅月余,即曝出大小故障不少、运行情况堪忧;由于技术、服务和管理问题,终酿“723动车追尾事故”,数十人无故殒命,代价不可谓不大。

对比四大垄断行业的前世今生,我们得出一个结论,改革利于民,不改祸于民。改得越彻底、民众得实惠越多,不改,就只能为一部分人牟利。

历史会最终评判一切。

星期三, 08月 3rd, 2011 未分类 没有评论

行水手机价格差异大 小贩直言京东利润高

目前,大多数人购买手机主要是通过以下三种渠道:国美、苏宁等家电卖场,京东商城、淘宝商城等B2C网站,移动、电信、联通等通信运营商。其实,有一种渠道的出货量一点儿也不亚于上述几种,那就是水货市场。

这里的“水”是指渠道不正规,而非产品不合格,其来源主要是从国外“带进来”的手机,根据来源地不同,分为港行、欧版、美版等。虽然出售水货手机是国家明令禁止的违法行为,但是由于其极具价格竞争力,市场需求很大,几乎是在“阳光下运营”,不仅可以轻易在“什么都有”的淘宝网上购得,甚至在北京中关村、深圳华强北、南京珠江路等IT数码集散地也可以随处看到。

此外,还有一种回收、售贩闲置手机的模式也已经形成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笔者和收机贩子进行了一次交流。

这位钟姓小贩告诉笔者,现在很多人手头都有闲置手机,因此做他们这行的人很多,他每天都能收到几十部手机。他们只收未拆盒的全新行货手机,然后开具发票,再通过内部渠道流入到一些正规的门店和网店,按照市场价销售,而他们赚的只是“转出价-收购价-发票税金”的中间差价,一部手机约为两百元,而且必须快进快出,否则可能卖不出价格。

他向笔者展示了一张纸,上面标注着当日市场上一些主流手机的收购和出售价,以示“童叟无欺”。如一部在京东商城售价达到4499元的三星i909手机,收购价是4000元,带票转出价是4230元。小钟说,由于这是一款电信天翼手机,南方市场销量较大,他们不仅要开票,还要承担快递费用,也就赚个100多元,但是销路很畅通。

有趣的是,行水手机价格并不呈现一一对应的关系,行货手机卖得贵、收购价格不一定高,凭借用户口碑和市场需求,水货市场自有一套价格体系。比如,一部在京东上一度售价超过4500元,现为4298元的MOTO ME860手机,收购价仅为3100元,转出价也只有3400元。

小钟最后说:“不能和京东商城比,他们有的手机卖得太贵了,卖一个能抵我们卖好几个。”

星期一, 08月 1st, 2011 未分类 没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