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秦磊:烦恼是自己给的

我的 Blog博客

“按秒计费”不是降资费的解药

最近,有关电信资费收取方式的争议闹得沸沸扬扬,大多数网友力挺“执法者”哈尔滨工商局,认为打电话“按分钟计费”属于多收费,应该改为更加精确的按秒收费,为消费者的荷包“减负”,而电信从业人士则多感委屈。

笔者认为,网友们不必兴奋、电信人也坦然点儿,原因在于当前电信市场环境下,纠缠这个问题的意义其实不大,缩小计费单位与降低用户资费之间并没有因果关系。“分秒必争”的精神值得肯定,不过对于消费者来说,更重要的是如何促进降资费,而非采用什么计费方式。

以移动电话为例,国家规定的本地通话标准资费是0.6元/分钟。《法制日报》专访哈尔滨工商局有关人士的稿件称,“按现行的电话计费标准,消费者多支出的话费可达正常话费的一倍。交费总额的近20%至50%都是由于计费标准产生的。”也就是说,如果计费单位从“分钟”改为“秒”,可以为消费者节约大约20%至50%的资费,折后价是0.3元至0.48元/分钟(为了方便和统一起见,本文仍以分钟为计量单位)。

然而实际上,运营商早已弱化了“打1分钟电话,收1分钟钱”的标准资费概念,取而代之的是平均资费更加低廉的包月套餐制。据有关资料显示,全国每分钟综合单价仅为0.1元/分钟,远远低于0.3元/分钟。

而根据工信部发布的数据,2011年整个电信业务综合资费再度同比下降4.8%。《南方日报》记者做了一个统计,这已经是通信业资费自2005年以来连续第7年下降,整个“十一五”期间,我国电信资费总共下降了41.93%。

为什么同样是按照分钟收费,资费单价却下降了这么多?为什么按秒计费的“更精确”价格,却不敌实际资费水平?为什么运营商放着单价更高的标准资费不用,却力推包月制、套餐制,想法设法降资费呢?

不是运营商脑子进水了,而是“市场”在起主导作用。

电信业改革过程不再赘述,国内电信市场目前主要有电信、移动、联通三家运营商。大家应该直观感受到,三家企业的竞争还是比较激烈的,并不是穿连裆裤忽悠消费者,应该说每到开春返工和校园迎新季,打打砸砸、剪光缆的事情也屡见不鲜。

当然这是不好的方面,好的方面是消费者可以“用脚投票”、自主选择、自由流动,移动价格高、我就用联通去了,联通信号不好、那好我去移动,最终让“物美价廉”的产品和企业胜出,这就叫做市场的力量。只要在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当中,价格主导权就应该而且一定会交到市场手中。

由于市场主导性,改变电信计费对于降价的影响当然也就微乎其微了。即便改成按秒收费了,运营商也完全有足够价格空间设计出新的资费套餐,“秒杀”新的计费单元。

事实上,没有一个标准是完美的,只要它足够便捷、合理就行,能够长期存在的东西,并不一定完全正确,但至少有它的合理性。哈尔滨工商局提出的资费改革思路确实令人一惊,也值得深深玩味,但是没有这样的提醒,这么多年来我们还真没意识到按分钟收费“侵害”了我们的利益,说明它还是可行的。与此类似的情况社会上并不鲜见,比如打车按公里收费、上网吧按小时收费,这些都已经在我们生活中存在很久了,也为世界各国普遍采用,是不是都要一改到底呢?恐怕是可改可不改,没有绝对的必要。

况且,由于上述行业的涉及面都极为广泛,由计费单元改变所带来的巨额的技术改造费用,不仅是一种没有太大价值的社会资源浪费,最终也会转嫁到我们每个人头上。

后记

尽管纠缠于电信计费按分钟、按秒收费意义不大,但是这次事件还是带给我们很多思考,甚至值得全社会来认真讨论。

改革开放初期,市场经济姓“社”姓“资”在社会上引发滔天争议,然而在邓小平的力排众议以及“实践”的检验之下,市场经济已经被证明能够有效解放和发展生产力,“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”成为中国的共识。既然是在市场经济环境下,那么就应当坚持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基础性作用,价格这项要素自然也应该由市场这只“无形的手”来“柔和地”调节,由供求关系和市场竞争来决定。

相比之下,不合时宜的行政之手不仅无力,而且出手过多甚至会贻害无穷。

令人遗憾的是,近几年来,部分领域行政干预的力度之大,有赶超市场的趋势。于是我们看到,“限”字当选为年度汉字,各种“限令”频繁出台,其中最为突出的是限制购房及房价。实际上从2008年下半年至2009年上半年,房价已经快速下探,是人为“托市”造成房价复而“蹿升”。现在所做的,是用另一个行政命令去挽救上一个错误的行政命令。

那么,我们需不需要像哈尔滨工商局这样的较真精神呢?我觉得还是需要的,只不过这种较真可能应该更多地用在规范市场秩序、促进良性竞争上。

(Hi,加@秦磊 微博吧,一起聊聊!)

浏览数: 次 星期五, 02月 17th, 2012 未分类

1条评论 to “按秒计费”不是降资费的解药

  1. 中国的网络供应商缺乏有效竞争,这是没办法的

  2. www.d1zhe.com on 02月 19th, 2012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