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秦磊:烦恼是自己给的

我的 Blog博客

运营商面向互联网该如何“转基因”?

139说客(现更名为“移动微博”)比新浪微博成立还早几个月,如今两者的境遇可谓千差万别,前者基本上只剩中移动内部人士在自娱自乐,而后者则呼风唤雨成为亿万网友的“时间杀手”。

谈到这个现象,一位移动朋友分析说:“曹国伟、马化腾可以拍500万在桌子上跟项目经理说,‘把微博做到第一,这些钱就是你们的’,但是王建宙没办法这么做,员工拿的都是死工资,多干多错、不干最好,自然做不好需要灵活、主动创新的互联网。”

我觉得,这哥们说的还是表面现象,即机制体制造成的资源配置不足,深层次原因应该是“文化”,也就是“基因”,它决定了一个企业的思考和行为方式,决定其适合做什么、不适合做什么。

运营商搞电信业务是一把好手,但是却玩不转互联网,这一点他们自己也心知肚明。中移动董事长王建宙早在四五年前就号称要招揽“互联网疯子”,目的就是植入互联网基因。

于是乎,2008年5月,真正的互联网人罗川来了,执掌中国移动控股卓望旗下的139互联网公司,核心业务正是他最擅长的SNS领域——前面说的139说客。事实证明,引进互联网精英改变不了中移动的互联网基因,一滴水、一碗水甚至是一缸水根本没法改变电信业“大江湖”的成色。三年后的2011年7月,罗川选择了独自离开、投身创业。

此外,运营商也尝试了别做互联网的办法,最典型的就是在省公司建立新业务基地,较为知名的有中国移动四川音乐基地、广东互联网基地、浙江阅读基地,中国电信上海视频基地、爱音乐基地,中国联通上海沃商店基地等。

应该讲,省公司做新兴业务,相比集团层面更有冲动,毕竟有识之士需要“政绩”向上走,某些方面也更具优势,如地方政府政策、土地支持以及省公司层面流程相对灵活。

正因如此,少数基地如移动音乐基地也确实成长为“现金牛”,但是应当看到,这些新业务都是以标准内容型的,容易依托运营商庞大的用户规模来复制、发展,最重要的是,都是靠KPI指标层层下压完成的,完不成,就用订购送话费的方式来解决。

更为重要的是,本着“特事特办”的原则,这些原本只是省公司部门层级的基地,对产业链拥有一言九鼎的话语权,大权在手加之监管较松、制度不严、制衡力差,极易滋生腐败。

那么,运营商该如何弥补互联网基因缺陷呢?

北邮教授、电信专家舒华英开出的药方是,在保证集团公司“红旗不倒”的情况下,运营商要更加灵活地进行企业运作,各产品基地应当子公司化,真正独立运营,大胆开展融资。集团在子公司中并不需要100%控股,51%的绝对控股乃至50%以下的绝对控股都可以,目的就是引入不同资本、融合多元文化、去除电信烙印。

一位现已投身互联网大潮的前电信业人士则认为,运营商应当尽快建立自己的风险投资基金,面向风起云涌的互联网公司进行投资。搞互联网本质是为了赚钱,不应当为搞互联网而搞互联网,只要钱能够生钱,采用什么形式并不重要。

这让我想到了几年前一位朋友的话,中移动与其每年1000万签周杰伦做代言人,还不如花1/10的钱去中戏、北影签一批有潜力的新人,假以时日,这些人中必有成大器者。现在想来,还真是不无道理。

如果你想把握明天,不如投资今天。

浏览数: 次 星期一, 01月 9th, 2012 未分类

还没有评论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