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秦磊:烦恼是自己给的

我的 Blog博客

反垄断,从打破“一言堂”开始——从《人民日报》文章说开去

昨日,《人民日报》刊发了题为《为发改委反垄断叫好》的文章,以“发改委对山东两家药企开出了国内首张反垄断巨额罚单”为引子,力挺“反垄断”,并认为反垄断不能只打中小企业“苍蝇”不打中央企业“老虎”,矛头直指身陷舆论漩涡的电信、联通。该文还称,在市场经济条件下,反垄断将成常态,不仅要打破限制市场准入的“行政性垄断”,还要打破因场竞争产生的“市场性垄断”,后者更是重中之重。

另一端,由中国新闻社主办的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却唱起了“反调”,其主打文章《警惕!反垄断成为“谋利之器”》称,“即使‘反垄断’成功了,你的网费也不一定会降下来。反垄断现在正在沦为某些集团或私人谋利的工具。”意指这次“反垄断”是“三网融合”大背景下,有关部门派系之间的利益争夺站,根本目的是重新划分势力范围,进入觊觎已久的其他行业,而非最终惠及广大用户,是一场“非人民”的战争!

看来,这场发端于央视报道“发改委正对电信、联通在‘宽带接入’领域进行反垄断调查”、高潮于《人民邮电报》头版抨击央视“混淆视听、误导公众”的媒体PK战,仍在引发人们进行新的思考。而其意义,也已经远远超越“宽带反垄断”本身。

长期以来,我们习惯于只有一种“正确”声音,容不得质疑,其代表正是“权威”的新华社(国家通讯社)、人民日报(党报)、中央电视台(国家电视台)等。很多时候,这种“权威”并非因其公正、客观、专业、全面的报道,而是来自于主管主办单位的地位,来自“威权”。本次“反垄断”引发的前所未有的媒体大辩论中,不仅《人民邮电报》敢于挑战权威媒体,发出自己的声音,权威媒体内部亦发生裂变,从观点上可划分为两派,一派是央视、人民日报,另一派是新华社、中新社。

相比“一言堂”,“众声喧哗”能够让广大网民掌握更多信息,有利于辨明事件真相——

比如通过本次辩论,我们知道了发改委进行的是“SP接入领域”的反垄断调查,并非针对“公众宽带市场”;

我们知道了虽然我国宽带速率仅排在几十名,但是相比人均GDP还是要靠前一些,也知道了运营商正在打造“光网城市”,速率直指10M乃至100M;

我们知道了原来宽带市场仅仅有电信、联通,“三网融合”背景下广电也想分食这块“蛋糕”;

我们知道了“反垄断”是为了维护市场长远秩序的举措,是市场经济条件下正常的监管行为,被“反垄断”的不仅包括“不良”企业,也包括竞争力强的企业,最好的例子无异于当年的美国微软公司;

我们知道了有些行业具有自然垄断性,只要发展下去就一定会形成大的寡头,而不仅仅是依靠行政性垄断;

我们知道了在中国是“普遍性违法,选择性执法”,因此改革走在前面的行业往往因为企业之间不够“抱团”而优先被开刀,他们并不应被贴上耻辱的标签……

不过可能由于长期驯化,很多人难以适应这种新形势——只看标题、不明就里漫骂者众,理性思辨、分析问题者还有待增加;遇到不同于己方观点时,不容他人发表言论、说清原因,动不动就爆粗口;缺乏“就事论事”的精神,总是“翻出旧账”或者“以点盖面”地来考虑问题;文革余毒犹在,名誉上搞臭,则对方再说什么都没有道理;破坏性有余,建设性不足,对他人苛责有余,而对自己放任自流,等等。

网络将铁板一块的舆论监管砸开了一道口子,每个人都有了自己发声的渠道,憋屈了太久的国人还沉浸在宣泄情绪的层次中,相信随着媒体辩论的增加和国民素质的提升,这种情况会得到很大的改善,“民主、自由、理性”的声音将愈发充斥网络。

俄国大文豪伏尔泰说:“我不同意你的观点,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”。没错,你可以不同意我的观点,但是依旧允许你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。

“反垄断”,从打破言论垄断开始!这很好很好!

浏览数: 次 星期四, 11月 24th, 2011 未分类

还没有评论。

发表评论